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搜索
热搜: 活动 社团 学习

【益书相伴 滋养青春】高二学部阅读专栏——鲁迅专题 豫才有约(第十五期)

2017-8-25 18:15| 发布者: k1zcdz| 查看: 49| 评论: 0|原作者: 稿件整理人:程东真

摘要: 鲁迅专题,豫才有约 稿件整理人:程东真 通讯员:程东真 审核人:刘璇 负责人:孙玉红 本周“益书相伴,滋养青春”特别推荐: (1)彭文韬:从鲁迅小说看民俗; (2)谢晓蕊:麻木灵魂之我见; (3) ...

鲁迅专题,豫才有约

稿件整理人:程东真    通讯员:程东真    审核人:刘璇    负责人:孙玉红

 

本周“益书相伴,滋养青春”特别推荐:

1)彭文韬:从鲁迅小说看民俗;

2)谢晓蕊:麻木灵魂之我见;

3)蔡可清:浅析鲁迅作品中的中国传统文化。

 

【序言】

鲁迅是真正的中国作家,

正因为如此,

他才给全世界文学贡献了很多民族形式的——

不可模仿的作品。

他的语言是民间形式的;

他的讽刺和幽默虽然具有人类共同的性格,

但也带有不可模仿的民族特点。

——摘选自法捷耶夫《论鲁迅》

是以作序。

 

【分享一】

彭文韬:从鲁迅小说看民俗

民俗,一直以来都是地区生活的体现。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在不同的地区,因为环境的不同,导致了不同地区之间的习俗差异;而这些习俗,间接地影响到了不同地区的民众的思想。

鲁迅在他的文章中提到的鲁镇,作为一个各种民众的聚集地区,且不说它是否真实存在,至少作为一个聚居地,它就带有自己独特的风俗习惯。那么,就让我们一起看看鲁迅文章中的鲁镇的一些习俗。

在《呐喊》《彷徨》中,作者有五篇文章提到了鲁镇,而每一篇都或多或少地提到了鲁镇的习俗。

拿《祝福》来说吧,它提到了鲁镇的祭祀习俗:“鲁镇”上的人们“都没有什么大改变,单是老了些;家中却一律忙,都在准备着‘祝福’。这是鲁镇年终的大典,致敬尽礼,迎接福神,拜求来年一年中的好运气的。杀鸡,宰鹅,买猪肉,用心细细的洗,女人的臂膊都在水里浸得通红,有的还带着绞丝银镯子。煮熟之后,横七竖八的插些筷子在这类东西上,可就称为‘福礼’了,五更天陈列起来,并且点上香烛,恭请福神们来享用;拜的却只限于男人,拜完自然仍然是放爆竹。年年如此,家家如此,――只要买得起福礼和爆竹之类的,――今年自然也如此。”这句话写出了鲁镇临近送灶时的景象,体现了鲁镇人们对于这项活动的重视,同时为文章中祥林嫂的死因做了侧面阐述:祥林嫂死于封建迷信。

再说说《药》,全文围绕着一个习俗:“人血馒头可以治疗肺痨。”这个习俗放到现在怕是会被人们耻笑:现在谁都知道肺痨是什么,而且都知道人血对肺痨没有任何作用。但在文章中,小栓一家人依旧选择了人血馒头,这是他们走投无路时的唯一选择,目的只是为了赌那微小的可能性。这体现出了当时医疗环境的恶劣,也体现出了家长对孩子真心的关爱,以及民众的愚昧无知。

小说中那些借以谴责对他人之摧残而使自己获益的民俗也好,那些借以剖析国民灵魂的民俗也罢,其根本都在于暴露和批判。为了服务于这一批判性底色,收入鲁迅笔端的民俗事象本身大多具有一定的封建性和原始性特征。鲁迅出于创作的需要,对民俗事象的这些特征进行了不同的艺术处理:在小说创作中则赋予艺术渲染,因此需要一个聚居地来承载它们,而“鲁镇”这一地点便应运而生,成了鲁迅小说中民俗的重要载体。出于对风俗习惯的深刻认识,他紧紧抓住民俗这一环节,努力从一个更广阔更深厚的背景上对国民性积习进行必要的揭露,以促成民众的觉醒。

 

【分享二】

谢晓蕊:麻木灵魂之我见

在鲁迅先生的一生中,一直都在为改变整个民族的命运而忙碌着、努力着。当他意识到学医无法挽救内心堕落麻木的国人时,毅然弃医从文,希望以笔为针,医救国家。他以冷峻的态度,将这些麻木的国人的心态在文字间清晰生动地透露出来,在他的笔下,这些人以揭露他人的弱小作为娱乐,以谈论爱国烈士的牺牲来消遣无聊。茶馆、村镇、酒店等小环境,细写出了一批麻木无知、愚昧无情的看客。

    鲁迅说:“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他不愿同胞们一直软弱下去,不愿中国被叫做“东亚病夫”,虽然现在的中国积贫积弱,但他一直激励同胞们要正视现在的困境,并想办法冲出困境。

鲁迅以笔为刀,一层一层地揭露着旧社会丑恶的人心与愚昧的灵魂。在鲁迅先生青年时期,在他还抱着学医治人的理想时,是什么让他毅然弃医从文,拿起笔开始了文学界的战斗。鲁迅曾在《藤野先生》文章中提起过这个原因。“一段落已完而还没有到下课的时候,便影几片时事的片子,自然都是日本战胜俄国的情形。但偏有中国人夹在里边:给俄国人做侦探,被日本军捕获,要枪毙了,围着看的也是一群中国人;在讲堂里的还有一个我。‘万岁!’他们都拍掌欢呼起来。这种欢呼,是每看一片都有的,但在我,这一声却特别听得刺耳。此后回到中国来,我看见那些闲看枪毙犯人的人们,他们也何尝不酒醉似的喝采。呜呼,无法可想!但在那时那地,我的意见却变化了。”

意见变化了,鲁迅先生真正意识到了国人的病情是浑浊在灵魂里的,学医只能医治身体却不能医治灵魂,面对着任人宰割的民族,面对着没有骨气与灵魂的同胞,面对着麻木无知的同学与愚昧无知的欢呼声。鲁迅先生没有陷入进去,他的灵魂是清醒的,是纯净的,众人皆昏唯我独明。这段经历给予青年时期的鲁迅巨大的冲击,使鲁迅先生踏上了以拯救国人为追求的奋斗的一生。

鲁迅对国人愚昧落后、麻木软弱、冷血自私的劣根性进行了无情的鞭挞和揭露,希望能“提出病苦,引起疗救者注意”和在对民族“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状况表示无奈。这些劣根性的形成既有深刻的历史原因,也有复杂的现实背景,甚至延续至今。

 

【分享三】

蔡可清:浅析鲁迅作品中的中国传统文化

中国近代文学史中,致力于开辟新世界的巨匠数不胜数。但他们大多以引导者身份存在,只有鲁迅真正行走于青年志士中间。鲁迅接触需要启示的底层人民,了解他们的所思所想。而作为构成当时人民思想的主要因素——传统文化,渐渐进入鲁迅的作品。

那时的“传统文化”不同于现在,并非“民族底蕴”,而是需要革新甚至根除的毒瘤。然而它渗透了社会的砖瓦缝隙,影响巨大。

鲁迅正视传统文化,将它纳入文章内容。传统文化在鲁迅作品中大多带着隐喻,也有些是故事线索,借以表达自己的愿景。鲁迅在一次次变革与传统的对峙中,刻写作品中的深意。

(传统文化不止非物质文化遗产、手艺之类,道德观念、行为准则都包括在内)

一、《社戏》中的中国戏曲

《社戏》中描写了三场中国传统戏曲。

第一场“我”以围观者身份去看,挤在人群中,争抢座位。开篇定下了“我”对传统戏曲的感受:“耳朵只在冬冬喤喤地响”。这里使用了长凳的意象,将其形容为刑具,代表“我”对戏曲的陌生和排斥感。

第二场“我”专门买了票,名角表演,新式舞台。然而戏场依然嘈杂混乱,“这台上的冬冬喤喤地敲打,红红绿绿的晃荡”,“我”还被一个士绅嘲讽了。结尾描写了北京的空气,场外的宁静清凉更显场内“不适于生存”。

通过两场中途无法忍受而离开的戏,鲁迅摆明了自己对这种装模作样表演的态度,字字带着鲁迅式的嘲讽。

第三次戏,即社戏。社戏是一个行文线索,引出“我”在乡下的生活。以在平桥村夜晚到赵庄看社戏为故事脉络,描写重点却是乡下的孩子们。“我”和一群小孩早上玩乐,晚上驾船去戏台。期间夜晚美丽的景色,孩子们自由自在的言语行为,饱含深情。这里没有辛辣的冷嘲热讽,用很平常的叙事,就让孩子们善良、淳朴、率真的性格生动体现。

三次戏形成天然对比。作为改革者的鲁迅通过这样一篇生活气息的文章展示了自己心中温柔的一面,并借此暗喻城市“戏曲”的虚伪,对往日深厚情感和自由充满追求。

二、《白光》中的及第进士

一个连续落榜十六次的旧时代读书人,在金榜题名的幻想中耗尽了人生,跟随着白光步入死亡。陈士成的学识并不低,但被大肆舞弊的考场吞没了。这就是《白光》的剧情。

本文的意图非常直接明了——剖析旧时代科举制度。陈士成是一个无论怎样奋斗都赶不上时代变迁的人,“祖上阔过”是他的奋斗目标,更是他一生的阴影所在。于是,悲极而疯,他的理想破灭了(还不止一次),生命也随之结束。虽然他至死都对中举和财富充满渴求,但一切都已结束。

陈士成的形象代表了当时的迷茫知识分子,也代表了科举本身。步向死亡,这就是那时的科举,风雨中摇摇欲坠的科举。

三、《弟兄》中的兄弟关系

《弟兄》不是一遍就能看懂的小说,读懂后却令人发怵。

小说剧情是一对兄弟生病求医的故事。文中,沛君请西医,不顾车价赶回公寓,外加汽车的汽笛那一段反衬出的紧张心情,刻画了一个拥有真正兄弟情谊的角色。然而下文却又描写了沛君的梦境,他在胡思乱想中“考虑”弟弟靖浦的后事,有明显的慌乱,在梦境中纠结挣扎。文章结尾可以肯定:靖浦已经死了,沛君替换了他的药,又把他当做无名尸体处理,以节约自己的钱。

《弟兄》展现出了多层内涵,剧情前段不起半分波澜,结尾却如同惊雷。所谓的“兄弟怡怡”,是虚伪的传统兄弟关系,建立在利益和伦理纲常上,在生活的压力下就会展现出假仁假义、自私的本相。

这同时也可能是鲁迅对自己的反省,通过本文暗指自己和周作人的关系——鲁迅年轻时长达22年的独自生活,他内心有了被抛弃之感,与文中靖浦的结局颇为相似。鲁迅借本文审视自己的过去,同时表明破除传统亲情观念的意愿。一个几乎遥不可及的梦想,因为鲁迅本人对家庭就有着强烈排斥感,但文中娓娓道来的深意又代表了他的决心。

 

    是以推荐。期待您的分享与思考!

——2017825日星期五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关于我们|手机版|小黑屋|克拉玛依市第一中学    

GMT+8, 2017-9-26 08:24 , Processed in 0.125356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ARTERY.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