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搜索
热搜: 活动 社团 学习

【益书相伴 滋养青春】高二学部阅读专栏——鲁迅专题 豫才有约(第十六期)

2017-9-1 09:28| 发布者: k1zcdz| 查看: 112| 评论: 0|原作者: 稿件整理人:程东真

摘要: 鲁迅专题,豫才有约 稿件整理人:程东真 通讯员:程东真 审核人:刘璇 负责人:孙玉红 本周“益书相伴,滋养青春”特别推荐: (1)邢静怡:《药》之我见; (2)叶盛栋:简析《药》; (3)韩俊杰: ...

 

鲁迅专题,豫才有约

稿件整理人:程东真    通讯员:程东真    审核人:刘璇    负责人:孙玉红

 

本周“益书相伴,滋养青春”特别推荐:

1)邢静怡:《药》之我见;

2)叶盛栋:简析《药》;

3)韩俊杰:关于《药》中乌鸦的探讨。

 

【序言】

新主义宣传者是放火人么,

也须别人有精神的燃料,

才会着火;

是弹琴人么,

别人的心上也须有弦索,

才会出声;

是发声器么,

别人也须是发声器,

才会共鸣……

曙光在头上,

不抬起头,

便永远只能看见物质的闪光。

——引自鲁迅《随感录五十九·“圣武”》

是以作序。

   

【分享一】

邢静怡:《药》之我见

文章一开始写夜晚小栓父亲老栓去换人血馒头。正赶上革命者夏瑜行刑,人血馒头正是夏瑜鲜血所染红的。

华老栓相信人血馒头能治病,我认为这是因为当时人们愚昧,对封建的迷信和对科学的无知。鲁迅小时候或许听说过类似的事,才萌生出国学医救国的想法。

第三部分是茶馆谈话。驼背五少爷,花白胡子,二十多岁的青年和康大叔讲述夏瑜被抓后及行刑后的的遭遇。

夏瑜是革命者,不惜一切,这是为了人民。而他们却­——

这小东西不要命,不要就是了。我可是这一回一点没有得到好处;连剥下来的衣服,都给管牢的红眼睛阿义拿去了。——第一要算我们栓叔运气;第二是夏三爷赏了二十五两雪白的银子,独自落腰包,一文不花。

夏三爷真是乖角儿,要是他不先告官,连他满门抄斩。现在怎样?银子!——这小东西也真不成东西!关在牢里,还要劝牢头造反。

你要晓得红眼睛阿义是去盘盘底细的,他却和他攀谈了。他说:这大清的天下是我们大家的。你想:这是人话么?红眼睛原知道他家里只有一个老娘,可是没有料到他竟会这么穷,榨不出一点油水,已经气破肚皮了。他还要老虎头上搔痒,便给他两个嘴巴!

义哥是一手好拳棒,这两下,一定够他受用了。壁角的驼背忽然高兴起来。

可见人们的愚昧和麻木。同时,也推测出这是一场失败的革命。夏瑜的死没有带来改变,更没有惊醒麻木不仁的群众。这是一场无谓的牺牲。只有让群众的奴性思想解放,让他们参与其中,才是真正的革命。

此外,在小说《药》中:华老栓一家和夏瑜一家是一明一暗两条主线。文中的夏瑜死了,华小栓也死了,这两个青年之死,是华、夏两家的悲哀。所以,也不能排除鲁迅先生作出的这种拼合:这是华夏的悲哀,是中华民族的悲哀。

 

【分享二】

叶盛栋:简析《药》

    “五四”运动前夕,由于当时领导辛亥革命的资产阶级同封建势力和帝国主义妥协,未能完成反帝反封建的革命任务,他们脱离群众,空想依靠少数人的力量代替群众的革命运动。190776日,徐锡麟刺杀安徽巡抚恩铭,失败后被恩铭的亲兵残酷地挖出心肝炒食。秋瑾也因此被告发而入狱,715日在绍兴轩亭口英勇就义。鲁迅先生以此为背景,旨在“揭出病苦,引起疗救的注意”,于是提笔开“药”。文中牺牲的革命者“夏瑜”即暗喻鉴湖女侠秋瑾。  

文中的救命良“药”意蕴深刻。

华老栓为了给华小栓治“痨病”竟然不惜“重金”为儿子买了一个人血馒头——“药”。这反映出华老栓一家的愚昧无知,也反映了他的“吃人性”。他不仅是一个受害者,更是一个施害者。革命者夏瑜为国捐躯,得到的不是人们的赞赏与同情,更多的是,在大多数人眼里,他的死已经被咀嚼的一文不值。尤其在华老栓的店里,康大叔,花白胡子的老人以及驼背五少爷等人在喝茶时也在谈论着夏瑜。“他这贱骨头打不怕,还要说可怜可怜哩”花白胡子的人说,“打了这种东西,有什么可怜呢?”这嗲性地反映了当时国人的麻木不仁,更反映了当时国人的一种典型的看客心态,其中蕴含着作者对这种国民劣根性的批判。

在文章的第四部分,华大妈和夏大妈都去为儿子上坟,在夏瑜的坟上——分明有一圈红白的花,围着那尖圆的坟顶。这一圈红包的花,有很大的象征意义,既是革命启蒙不被大多数人理解和支持,同时也是对逝去的革命者最好的祭奠,还给那些仍然从事革命与启蒙的人莫大的鼓舞与安慰。还有那枯树上的乌鸦,在夏大妈失望之际,也特意显灵“只见那乌鸦张开双翅,一挫身,只向着远处的天空,箭也是的飞出去了”。这里虽有迷信的色彩,但是作者这样的安排恰到好处,乌鸦得一飞证实了夏瑜死的冤枉,革命还有希望,作者借此鼓励革命和启蒙者不能半途而废,应继续坚持着启蒙的道路往下走。

文章在细节处理上也引人深思。

在文章的第一部分,当华老栓为儿子买人血馒头的一段描写:老栓慌忙摸出洋钱,想交给他,却又不敢去接他的东西。那人便焦急起来,嚷道,“怕什么?怎的不拿!老栓还踌躇着;黑的人便抢过灯笼,一把扯下纸罩,裹了馒头,塞与老栓;一手抓过洋钱,捏一捏,转身去了。嘴里还哼着说:“这老东西……”这里对于老栓的描写,反映了老栓胆小懦弱的性格,其实也如当时的大多数国人一样。通过细节描写,用“嚷,抢,扯,裹,塞,抓”等几个动词,表现出此人凶神恶煞的神情。在那个年代,这些人最可恶:他们对上阿谀逢迎,对贫苦劳动人民却欺骗抢夺。

《药》分为四个部分,第一部分详细叙述华老栓为儿子小栓求人血馒头的过程;第二部分,叙述了华家得到馒头后小栓吃人血馒头的过程;第三部分为插叙,写出众人对夏瑜死的评价;最后一部分,描写华家和夏家各为其儿子上坟的无比凄惨的场面。文章各个部分看似独立,没有联系,实则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整篇文章把“药”作为贯穿全文的线索,完整的故事情节也更好地表现了主题。身为当年启蒙者之一,鲁迅,他写的小说都是有启蒙意义的,他的小说模式所提出的质疑最终是指向鲁迅自身的,作品中渗透着较多的鲁迅自己的生命体验。

 

【分享三】

韩俊杰:关于《药》中乌鸦的探讨

读过鲁迅的《药》肯定有注意过,在结尾处的乌鸦的表现,鲁迅在结尾交代乌鸦与华大妈的情节,肯定不只是表达气氛的悲伤那么简单。   

我们先来分析一下这篇小说的故事大概,一个父亲老栓为了给儿子小栓治病,而找人血馒头治病,最后找到的人血馒头是革命者夏瑜的血做成的,最后不科学的治疗方法当然是让老栓的儿子命丧黄泉。故事的后半段交代了夏瑜的死和血馒头的来源。从中我们不难发现,作为革命者夏瑜和乌鸦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首先,乌鸦在中国是不祥的象征,因为有乌鸦的地方就有死人,而鲁迅是出国学过医的人,在科学方面的造诣肯定高于当时中国民众的大多数水平。作为一个常识性的问题,一个学医学的大学生不可能不知道,有乌鸦的地方就有死人的原因是乌鸦可以提前判断出哪些动物身上有快要死亡的气味,而飞过来等着动物死亡之后进食死尸。   

乌鸦作为这样一种聪明的动物,可以预知生死,未尝不可看作一种先见之明,如果正如文中所说,乌鸦是夏瑜的化身,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进而把它想象成革命者的化身,革命者有和乌鸦一样的先见之明,看透生死一般的洞察力。而最后乌鸦丝毫不理睬华大妈的话,应该就可以想象成革命者对于无知群众的愚蠢不屑。而对于革命者来说,唯一能让他们安心的是只有革命的成功,社会成功地改变。最终,乌鸦的飞走便是革命者不愿停留,只愿意去追寻革命的目标和理想。   

从另一方面来说,乌鸦不愿意停留在坟墓上,一方面是华大妈的封建迷信,另一方面,是革命者的精神不会因为得到公正的评价而安息,而是追求更高远的社会理想,我知道了。——瑜儿,可怜他们坑了你,他们将来总有报应,天都知道;你闭了眼睛就是了。——你如果真在这里,听到我的话,——便教这乌鸦飞上你的坟顶,给我看罢。乌鸦不愿意停留在坟墓上,也就是在另一方面说明了夏瑜对于这个世界的不甘,他不甘于拘泥现在。   

故事中,作者浓墨重彩地写出了各个群众对于夏瑜这个革命者各种各样的反应,但总归都是不理解,认为他不正常,正如乌鸦这个智慧的生物在中国不被理解一样,我们不难看出革命者的可悲与群众的愚蠢这种鲜明的对比。   

革命者在那个时代,想做的,只是让群众觉醒,告诉他们真相,但事实就如告诉人们他们家会有死人的乌鸦,遭到人们的唾弃和驱逐。群众并没有看清楚事情的本质,也不愿意去看清,反而去迫害那些告诉他们真相的人们。      

到头来,如同乌鸦一样被人们唾弃,驱逐,疏远,革命者的命运就像乌鸦一样悲惨。作为看清大多数事情的人,为这个世界带来真相的人们,最后的结果却是身首异处,千夫所指,这未尝不是最大的笑话吗?

 

    是以推荐。期待您的分享与思考!

——201791日星期五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关于我们|手机版|小黑屋|克拉玛依市第一中学    

GMT+8, 2017-9-26 08:25 , Processed in 0.120516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ARTERY.cn

返回顶部